血族,高分美剧《血族》,几分钟让你看明白剧情

浏览:325   发布时间: 2022年08月04日

美剧《血族》第一季:从飞机降落但是机舱内所有人都离奇死亡开始

在我看来就是现代版的吸血鬼,

从纳粹集中营到现代的地下管道,都是血族的栖息地,

从帅酷到墨迹,不知道为啥越看越不喜欢了,

可能就是因为圣母?心机?劣根性?等等吧……

看完第一季就算了,其他的再说吧。

高分美剧《血族》,几分钟让你看明白剧情

血族就是吸血话,他们是西方世界里有名的魔怪!他们移动速度极快,力量也很大!还会通过血液了解你的前世今生!通过血族的白色血液也可以让人返老还童,治愈疾病!可以转化人,通过线虫可以控制住人为他服务!本剧对血祖的能力确实放大的厉害,有点太强大!

始祖

血祖是不可以伤害人类的,并且在很久的以前血祖就和人类签订了这份血契,但是始祖却狂妄自大,并不承认这条血契,并且始祖的食物就是人类,不过始祖吃掉的人类都是小偷或者是强盗,都是一些人渣。血祖的野心很大,他们是想统治全世界,并且还要统治人类。

亚伯拉罕

在剧中可以说是一个吸血鬼猎人!他带领博士等人对抗血族!教会他们很多对付血族《吸血鬼》的方法。

帕尔默

帕尔默是石心集团老板,也就是他为了让血祖给你续命,运用财力物力让血祖从柏林坐飞机运到纽约的肯尼迪国际机场!

昆兰是半人半吸血鬼《血族》的儿子

昆兰专杀吸血鬼,为人类而战,也为自己而战!他一心追杀血祖,为了他的养母和母亲报仇!

https://m.toutiao.com/is/Rt3HJGL/?=高分美剧210人飞机上死亡,12个部门联合调查原因,发现4名幸存者

《血族》中的吸血鬼到底有什么来历 蠕虫 斯崔葛(Strigoi) 血祖(The Ancients) 血族的天使血统 结局

许多人对吉尔摩·德尔·托罗并不陌生,从《潘神的迷宫》到《地狱男爵》、《环太平洋》,以及拿到众多奖项的《水形物语》,托罗导演的电影风格总是比较固定,以神秘、超自然和怪诞的黑暗嗜好而闻名世界。可能很少有人知道托罗还是一名出色的作家,在拍摄美剧《血族》之前,他已经事先创作了同名小说三部曲(之后黑马又出了同名漫画),为这部吸血鬼题材剧集设定了相当完整的世界观。

迫于FOX的压力,剧版《血族》一直试图淡化原著中的宗教色彩,导致两者在设定和最终的结局都有很大差别,笔者今天就为大家介绍一下原著中的设定。

蠕虫

在托罗创造的这个世界里,吸血鬼并不是那些流行文化中帅气的不朽生物,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讲,它们都是人类遭到一种名为“嗜血蠕虫”(Strain worms)的寄生生物感染,导致身体变异后的产物。

这些蠕虫充当血族的繁殖手段,携带快速作用的致命突变病毒来改写宿主的DNA。即使只有一条蠕虫被宿主通过进食、或者皮肤接触的方式所吸收,其身体会被迅速改造成低阶血族,也被称为斯崔葛。

斯崔葛(Strigoi)

人类感染蠕虫之后最显著的突变就是从喉部长出一条可伸缩的长喙,隐藏在最初宿主的舌头下,能够从口中延伸出六英尺长的“舌刺”。血族的下颚比人类的下颚要低,当毒刺被打开时,嘴像蛇一样张开。这种毒刺既是血族的摄食器官,也是它们的繁殖器官,不但可以从猎物的喉咙吸走血液以获取营养,同时可以传播蠕虫感染更多的人类,使每一个受害者成为潜在的血族载体。

由于“舌刺”的结构是由人类肺部和喉咙的组织改造而成,一旦这种新的肢体结构发育完成,斯崔葛之间就无法进行语言交流;不过在此之前,呼噜声和基本的单音节语言仍然有可能做到(比如妈妈、爸爸、爱、帮助、寒冷等)。

斯崔葛完全感染之后,病毒会去除不再需要的人类特征:头发和指甲逐渐脱落,面部鼻子和耳朵进一步萎缩直至脱落,留下一个大理石般苍白光滑的头颅。它们的肤色在进食之前非常苍白,但在吸血之后能泛出一些红晕。由于血族的繁殖不再通过两性互动而实现,因此原先的人类生殖器也会萎缩,以至于成熟的个体根本无从分辨其性别。

原著中,血族都没有外耳和鼻子,不过美剧中对这个设定做出了一些修改,剧中的吸血鬼都有着和人类接近的外表(也有可能是还没来得及退化掉)。

由于斯崔葛的新陈代谢速度非常快,导致个体的体温极高,能够达到120华氏度(48.9摄氏度),人类能够从几英尺外就能感受到它们散发的热量。斯崔葛不会睡觉,至少不会以人类能够理解的方式睡觉。如果进食充分的话,其身体机能将关闭一段时间,过多的血液消化会使它们疲劳,但不会持续太久,白天去地下仅仅是为了躲避阳光。

奇怪的是,尽管斯崔葛失去了无用的附属物和器官,但它们却长出了尖牙取代了原来的牙齿。这些牙齿是多余的,因为它们的主要进食方法是使用“舌刺”。

斯崔葛的循环和消化器官被简化并融合成一个相互关联且十分高效的系统。内脏变得类似于一系列相连的囊,吸食血液的营养通过一种粘稠的白色液体在整个系统中传输,这种液体形成了斯崔葛的血液等价物。这种生物的身体会产生大量排泄物,以刺激性氨基喷雾的形式从单个直肠口排出;它们通常在进食的过程中排泄,消耗新血液时清除身体废物。

这种白色液体也是蠕虫生存的关键,但本身不具备传染性。如果给人类口服还具有非常有效的治疗作用,但是在这样做时,必须小心不要摄入蠕虫,否则它们会有被感染的风险。

血祖(The Ancients)

在原著里,传播病毒的蠕虫来自七名血族长老(剧中只出现了四名长老)。和那些低阶血族不同,长老身体里除了白色蠕虫之外,还都寄生着一条较大的猩红蠕虫(Crimson Worm)。猩红蠕虫是长老的精髓,储存着着它们各自的远古记忆。长老在旧躯壳衰亡之前用猩红蠕虫将灵魂传承给下一代躯体,让这种生物能够超越时间长河达成永生。除此以外,猩红蠕虫还使长老能够通过心灵感应控制低阶的斯崔葛,在它们之间建立统一的蜂巢思维。

剧集中出现的血主(the Master)是七名长老中最年轻的一个,其他六名长老将感染蠕虫后的身体进化视为“伟大的礼物”,只是有选择地给予,它们在进食之后通常都会杀死那些遭到感染的宿主;而血主在这方面根本没有节制,也正是它最想要将这种病毒传播给全人类,进而导致了蔓延全球的灾难。

血族的天使血统

原著小说的第三部《血族:永恒之夜》详细记述了七名长老的诞生过程。

公元前1000年左右,位于约旦河东岸崛起了两座繁华的城市,索多玛(Sodom)和蛾摩拉( Gomorrah)。由于人类的荒淫无度,违反了摩西颁布的戒律,故此上帝遣下三名大天使:加百列、迈克尔和奥兹拉尔前来摧毁这两座城市,以示惩戒。

在索多玛的城门前,一名叫做洛特的虔诚男子向降临的大天使们致意,他要求后者跟随他回家,希望能说服三位大天使原谅人类的行径。洛特的妻子在家里准备餐食,他的女儿则替祂们光洁无暇的身体擦拭尘土。

这是奥兹拉尔第一次体验到肉体和人类接触的乐趣,他为此赶到困惑;然而,当洛特的妻子做饭时割伤了自己的手之后,奥兹拉尔被流出的红色液体迷住了,祂意识到上帝按照祂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类,他们体内的血液属于上帝神圣力量的一部分;反而身为上帝最得力的助手,天使们的身体里只流淌着毫无生息的白色体液。

索多玛城内荒淫的景象更是深深震慑了奥兹拉尔,祂惊讶地看到人类肆意挥霍着上帝赐予的躯体。终于祂咬死了一名妓女,喝光了她的血液,接着就是第二个......第三个......

等到大天使迈克尔以上帝之名摧毁了两座城市并准备离开地球返回天堂之际,嗜血成性的奥兹拉尔来到迈克尔身后,割开了后者的喉咙,将其银白色的体液也一饮而尽。另一名大天使加百列看到此情此景无比震惊,奥兹拉尔甚至邀请祂一同分享迈克尔的体液,并建议祂留在地球上一起统治人类,享用他们的鲜血。

加百列愤怒地向天堂召唤拉斐尔等一众天使,拉斐尔用神圣之箭钉住奥兹拉尔,其余的七名天使擒住后者,将其躯体撕扯成七份。为了避免让人类发现,天使们将这些残躯分别埋藏在远离尘世的海底,等待最终审判日的降临。

但是经过了漫长的岁月,奥兹拉尔被诅咒的白色体液还是渗透进土壤,在那里分别孵化出七具人形怪物,它们就是后来的七名血族长老。祂的名字成了一个令人憎恶的禁忌,在关于这些城毁灭的传说中被永远抹去:

“第三位大天使的名字被故意省略。隐藏。丢失。”——(摘自《永恒之夜》)

结局

剧中血主死于扎克引爆的核弹,地表的那些血族都因为失去了蜂巢思维而变得行动迟缓,很快就被人类捕杀干净。

不过原著小说的结局还要更加耐人寻味一些,当血主被杀死之后,昆兰将其他几名长老的残骸聚集在一起,这些残骸又重新组成了奥兹拉尔的天使之躯。诺拉和费特看到两名天使(加布里埃尔和迈克尔)降临人间,将奥兹拉尔的躯体带走。

是的,在给人类带来巨大灾祸和无尽痛苦之后,奥兹拉尔居然得到了上帝的宽恕,获得救赎;而且早先被割喉吸血的大天使迈克尔也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亲自迎接祂的天使兄弟重天堂(暗示这一切都是上帝为人类事先安排好的苦难)。

#原创##科幻##恐怖电影##血族##吸血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