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芳公主,读大唐宜芳公主“妾心何所断,他日望长安”诗有感

浏览:3892   发布时间: 2022年07月06日

古代公主风光背后的悲惨:宜芳公主刚新婚,丈夫反唐将其砍头祭旗

很多人觉得和亲是件好事情,对于古人来说这是无上的荣耀,尤其是那些没有名分的女子,只要能代表国家和亲就能拥有公主的身份,但是很多人可能不了解和亲背后的风险和悲剧,中国千年的历史,大家最熟悉的莫过于文成公主,她算是所有和亲公主中结局最好的,不但和松赞干布感情和睦,同时还将中原的文明传播到了吐蕃,另外一个就是昭君,大家都传颂她的担当和美德,但是又有多少人能理解这风光背后的无奈,昭君嫁到匈奴,按照当地的风俗,先后嫁给单于的祖孙三代,其中的委屈之后她自己明白,我们今天说的是唐朝的宜芳公主,她的命运更悲惨,刚和亲嫁过去,新婚夜刚过,第二天丈夫反唐,直接将她杀头祭旗!

说道这里,我们不得不先介绍一下库莫奚族以及奚国,库莫奚出自于鲜卑语的音译,到了隋代之后省去了库莫,直接就称“奚”族,奚族源出东胡,为鲜卑宇文部之后,与契丹本是同族异部,登国年间“分背”后,各自形成为一族。4世纪中叶至7世纪初,是其形成时期,在这一阶段初期,即在与契丹“分背”前后,他们以部独自活动,每部有部长(俟斤)一人主其事;后来在对外的争战中逐渐形成了部落联盟,凡五部,阿会氏为联盟酋长,五部皆受其节度。从388年北魏拓跋珪掠其“马牛羊豕十余万”看,他们的畜牧业已有相当发展。正是有这种发展,他们在北魏后期成了北魏的边境之患。

7世初至9世纪中叶,奚族的发展达到了鼎盛时期。在这一阶段,军事实力与契丹旗鼓相当,有时还稍过之,被唐并称为东北“两善”。虽然畜牧和狩猎业仍是社会生产的主要部门,但农业已在一些居住河谷的部落中出现,部落组织也不同于以前,五部已改名为阿会部、处和部、奥失部、度稽部、元俟折部。不仅如此,其部落联盟的“君长常以五百人持兵卫牙帐”,这种常备卫队的出现,表明王权已悄悄地产生,奚族的氏族社会已处于解体阶段。人口也有了迅速增长。其地域已不限于老哈河流域,已东接契丹,西至突厥,南拒白狼河,北到霫国。即有了东达今辽宁省阜新市附近,西到内蒙古自治区克什克腾旗以南一带,南抵大凌河,北过西拉木伦河与霫族为邻的广大区域。

唐玄宗时期,李诗琐高担任了部落联盟首领,加上此时的奚国国力以及地域越来越辽阔,想要继续发展就要攻打大唐。终于在公元732年,“奚”族在突厥的挑唆下,对大唐的边境进行骚扰。搞得是民不聊生。这个时期的大唐可以说是强盛异常,周边的小国都纷纷臣服,唐玄宗一怒之下派李恪的孙子信安王李祎奉诏对奚用兵。大唐铁骑的蹂躏下,奚族军队溃不成军,眼看差点要被灭国,于是奚族首领李诗锁高率部5万人投降。奚族投降后,为了表示诚意,李诗锁高将大儿子李延宠来到长安为官,实际上是当质子。而唐玄宗为了安抚,同时也是拉拢,就将自己的外孙女宜芳公主许配给奚王李延宠。

虽说李延宠归顺臣服于大唐,但是当时安禄山盘踞北方,他并不买账,大动作没有,小动作不断,是不是就去揍一顿李延宠,凭此向朝廷邀功,次数多了李延宠也愤怒不已,于是他开始秘密联络周边的少数民族,想要让他们和自己一起反唐,这样好打击安禄山,为了提高士气,同时也断了大家侥幸的心里,李延宠把刚刚新婚的宜芳公主拉了出来,当众杀了祭旗。

其实这次宜芳公主下嫁也是非常无奈,她并不情愿,在驿馆中她还写下了“妾心何所断,他日望长安”的诗句,只能感叹最是无情帝王家,或许在她出生的哪一个就注定了悲剧的一生,她也应该是中国历史上最悲惨的公主了吧!

读大唐宜芳公主“妾心何所断,他日望长安”诗有感

虚池驿题屏风

作者:宜芳公主 (唐)

出嫁辞乡国,由来此别难。

圣恩愁远道,行路泣相看。

沙塞容颜尽,边隅粉黛残。

妾心何所断,他日望长安。

以上是《全唐诗》收录的宜芳公主出嫁途中,经过虚池驿时题写的诗作一首。相信读过这首诗的人不多,而了解这首诗背后凄惨历史的则更是少之又少。如果您碰巧既读过这首诗,又知晓那段悲惨屈辱的大唐公主和亲历史,那您基本就是个历史控了。

在今山西省岚县北30公里河口乡岭上村,有一座巨大的古墓,坐东北朝西南,东面连山,三面临谷,底围约七十多米,高约六米,孤零零地坐落在鹿颈岭的头部。 据近代的光绪《山西通志》记载:"鹿径岭,在岚县北六十里,古洪谷隘也。西连乏马,东通静乐"。岭上不远处的锥形山丘,当地人称为"皇姑坟"。在"皇姑坟"中,据说就是已衔恨千年的该首离嫁诗的主人——宜芳公主。

在史料记载中的鹿径岭,历代皆为兵家必争之险地。

被斩杀祭旗,这是在《岳飞传》、《杨家将》等章回小说中都是很稀罕出现的情节。然而,却活生生地发生在了这位诗书满腹、温婉可人的皇家公主身上。相信每一位看到这惨烈情节的,皆会同样发出类似汉武帝霸气的怒吼——“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千百年来,我们一直在为温婉的和亲公主诅咒斩杀她的奚王李延宠,可谁又曾去耐心梳理过那段混乱的历史?

其实即便亲历当时历史的各位史届大佬唐玄宗、李延宠、安禄山之流,都未必能梳理清楚那段混乱的历史。而现代历史学人仅仅靠着点滴历史记载和残存的片瓦沙土,要去剥茧抽丝地解释清楚那段往事,恐怕只能靠自己大量的推断加臆测了。

要想去理解那段苦难深重、战祸连连的所谓盛唐历史,也许可以先试着去理解一下“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这句古训。那可是一段连才貌双全的皇室公主都不能苟全性命于乱世的屈辱历史!

当时的时代背景是:为了以边功邀宠,或者就干脆是为了搅浑大唐的太平盛世,以达到自身不可告人之私利,魔兽一般的安禄山频频杀伐征战挑起边衅。大家可以遥想当年,面对咄咄逼人的安禄山,贵为部落王爷的李延宠,为了合纵抗唐,在向着自己心爱的王妃,同时又是大唐和亲公主抽出屠刀的时候,肯定也是怀着满腹的家国之仇!

旦夕间,这可怜的和亲公主就失去了风花雪月,被她的无情哥为了个人的所谓民族大义而断然抛弃。屠刀挥下,娇弱尊贵的和亲公主零落黄花化为泥、融进沙……

但面对这段血腥历史,能说没有真爱吗?如果没有爱,在当时的历史背景和胡人们的历史传统下,这位可怜的和亲公主,恐怕连坟墓都不会拥有吧!我想她最后的安身之所,应该是她曾经下嫁委身的男人,贵为奚王的夫君替她选定的最后归所吧。

虽然这么说非常残忍无情,但谁让他们不幸而生长在乱世中的帝王之家呢,注定了要承担这一切的不平凡!

这出手就是足以传世级别情景诗的大唐和亲公主,如能安逸做个诗人,该会是多么地风华绝代,可惜生在帝王之家!

但反过来想,也许,同唐玄宗被迫绞杀杨玉环一样剧情呢。据后人猜测,马嵬坡里面躺着的,不过是一位无辜的宫女。那么,这千年皇姑坟里,栖息的也许同样是另一位无辜的姑娘而已?如果果真如此,倒也可以为这可怜的宜芳公主庆幸一下了。但习于杀伐屠戮的奚王,会似梨园鼻祖之誉的唐明皇那样,感情有那么细腻悠长吗?

岚县的这个皇姑墓地,为何要选择这样一处无环无抱、偏僻而荒野之地呢?倒底是历史上哪位“皇姑”?也曾经引起无数后人探寻。

《宋史》记载当地有古地名"宜芳县",这个宜芳县就是现在的岚县,这显然和宜芳公主有关联,事见《宋史·地理志》:"宜芳县有飞鸢堡。"飞鸢堡,又称为乏马岭、马岭寨,宋置关。《宋史·地理志》:"宜芳县有飞鸢堡。" 成化《山西通志》:"乏马岭寨,在岚县北六十里。城周围三里,高一丈二尺,洪武九年镇西卫调守,今罢。"

考虑到当地历史时代背景和独特的地理环境,根据有关当地各种考察和史料记载推测,综合来判断,这座坟墓最为可能的是唐代的宜芳公主墓。

可以想象:这位公主自从入葬以来,便是永远背对东方,从此再没有看到过日出的样子,而只能一如既往地独对西风,久久地等待落日的那抹残阳,残酷的历史,无意中给后人展示出一种苍凉的悲情色彩。这个情景也很符合当时的时代背景,她的一日之夫君肯定也明白告诉了她:杀你者,非你说的异族蛮帮,而恰正是生你养你的东方故土故人害了你。所以征求公主意见而选定了背朝东方……

所以说,这段凄惨历史,只能臆测而无法还原。

《虚池驿题屏风》是宜芳公主公诸于世的唯一作品,也是她留给后世的最后遗言。而"妾心何所断,他日望长安。"也应该是她当年被执后,伫立宜芳县鹿颈岭,遥望故乡的复杂心理写照吧?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誓不还。”这些古老苍凉的边塞诗,也正是反映了一代代中华好男儿,面对异族强虏入侵,亲人被凌辱残杀而或毅然或抛弃镰刀锄头、或决然弃笔从戎,万里赴戎机的真实写照吧!千百年来,他们一直被视为我们的民族英雄。

但正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漫漫历史中,旦夕间自认为可以永恒的,只是统治阶级塔尖上那个别人的利益,随滚滚狼烟飘散而去的,永远都是普通百姓的血泪而已。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亿万年来,所谓的胜利者、失败者,哪一个不是被无情融进历史记忆中?一切的是非恩怨,黑黑白白,都随着狂风黄沙,湮没于历史尘埃之中了。

宜芳公主

山西地形图

罪魁祸首安禄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