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东雷克斯受,终极一班,雷克斯也回来了,这回就差汪大东了

浏览:503   发布时间: 2022年06月02日

终极一班,雷克斯也回来了,这回就差汪大东了

Part19 翎羽戒的封印魔界。这里是整个魔界的核心,狄阿布罗魔尊被封印的地方。很少人知道这里的存在,除了魔尊值得信赖的人。比如说…黯就是其中一个。“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你第一次任务失败。”狄阿布罗魔尊语气中带着怒火,他很不满意黯这次的表现。因为在这之前,他给黯布置的任务,他都是百分百的完成它,除了这次。但狄阿布罗魔尊并没有真正地去处罚黯。毕竟与汪大东有关的任务,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任务。更何况现在的黯对于自己来说,还是一颗很有利于价值的棋子。不然之前也不会去救他了。

不管是天资还是战力指数,黯都很符合他所需要的标准。当然救也不是白救的。再好的棋子说不定也有叛变的那一天。狄阿布罗魔尊既然想控制这颗棋子,那就必须要找到他的弱点。但幸运的是,黯的弱点很好找。因为他就是因为那个所谓的弱点,才会被狄阿布罗魔尊所救。就差一步了……黯,你我都有各自不同的私心,而又刚好,那所谓的私心里,又有着共同的目标。那为何不联合起来,协助着对方,去达成它呢?这对于二者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不是吗?Hell vision交易事件之中,黯受了重伤。与汪大东的第一次交手,中途终极一班的援助,最后雷婷戒指的威力……中间没有半点停歇的时候,对于他来说等于是雪上加霜。但对于以前接受过狄阿布罗魔尊高强度魔鬼训练的他来说,能够造成他重伤的,不是汪大东与终极一班的联手,而是翎羽戒的那最后一击。“我..对不起。”“不过我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这次如果不是……”“够了,我知道你的问题出在哪里。不是因为汪大东他们太强,而是你没有听我的指令,把雷婷和戒指一起带回来。”狄阿布罗魔尊说道。

“可是从汪大东眼底下把人带着也是不可能的吧?”,黯回想起和汪大东的交战,如果不是敌人的话,也是一个很好的对手吧?“你为什么要从汪大东下手呢?我给你的目标是雷婷,Hell vision诞生的主要目的也是为了她服下从而提升她的战力指数而量身定做。而你却自作聪明把Hell vision擅自在校园里转播开来。你以为雷婷就无意间把它买下,然后去吃下它吗?太天真了。你这样做还不如把她以挑战的名义直接把她单独约出来的快。”“可是不是说要神不知鬼不觉吗?这样做风险太大了,容易暴露身份。”“所以,这次就算了。我们又迎来了一个机会……只要你和以前一样,百分百地去达成它,我保证,距离你我达成各自心愿的时间不远了……”“真的吗?”黯高兴地说道,“您的意思是说,只要完成了这次任务,她就可以再次苏醒吗?”“那就要看你的表现咯。不过相反的,如果你失败了,那么她就将有可能永远陷入沉睡……而你,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一颗失去利用价值的棋子罢了。机会只有这一次,要看你怎么去抓住它。”“这次的任务很简单……解除翎羽戒的封印,并且去寻找翎羽戒的力量源泉。毕竟翎羽戒,是救她的关键。”黯听完狄阿布罗魔尊的话,一头雾水:“翎羽戒的封印?您可以给我一点线索吗?”虽然解除封印、寻找力量源泉,这些字义都很好理解,但这些又是指什么?

“月圆之夜就是力量解封之时,一栋古老的宅子就是线索。”让我等了十年了,终于……它的封印要解除了…………黯愣住了。过了一会才回答道;“遵……遵命..只要是您所想得到的,我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去要到它。……”不是为了别人,也不是为了我自己,只是因为一个她罢了……95招待所。“雷克斯,你也知道我这次让你回来的目的吧?”面前的灸舞盟主依旧是一副吃货的样子,面前的桌子上依旧摆着堆积如山的零食。“嗯,我猜猜……是关于翎羽戒的事情?”虽然是疑问句,但雷克斯心里已经肯定了这个答案,因为那十年期限已经快要到了。“宾果~”“我看除了这个,你就没有把我叫回来的理由了吧..”“那有什么办法,对翎羽戒的封印,我记得当年是你要求的。”灸舞盟主的神情变得认真起来,“既然那封印只能管十年,那也只能是十年。眼看十年期限快到了,你这个做哥哥的,要为妹妹做出什么决定呢?”已经拖了十年了,总该好好面对了。雷克斯想了片刻,故作轻松的语气说道;“十年前,如果不是翎羽戒的出现,我想我到现在我还不知道我有个亲妹妹了吧?”

“你说的只是半对,这只算是一小部分的原因。”灸舞盟主纠正道,“最主要的原因是十年前汪大东遇到的时震。不但提前加快了他们相遇的速度,同时也使翎羽戒更加确定雷婷就是自己主人的意识。于是它的力量在短时间内爆发,差点危及到八岁小雷婷的生命……接下来的事情,我想你也都知道了吧。”对于时震,雷克斯也不是太了解。只是知道自己的妹妹与汪大东有一段缘罢了。起初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是拒绝的……十岁的年龄差诶!!这是要怎样啊!从当初的不接受,到后来的逐渐接受事实,真的经历的一段很长的时间……(Ps:关于雷婷的这段过去,后面几章会详细的讲。)“可我记得雷婷说过,领羽戒是她从小戴在手上的,虽然她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不是大东那场阴差阳错的时震之后才出现的。”

“那就证明,就算没有那场时震,他们之间依旧会有一段缘啊。时震只不过把时间提早了而已。既然主人是翎羽戒自己选择的,那就必有它选择的道理。”“……”“所以,你的意思是,就算没有那场时震,他们也会相爱咯?”“算是吧。这一切最终还是得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我说雷克斯啊,自己宠了十年的妹妹就快跟别人跑了,自己的心里其实还是有点不平衡的吧?”“OK你闭嘴……”往事不堪回首啊……雷克斯已经不想再想起那段回忆了!简直就是黑历史。“话说你真的不想了解雷婷和汪大东之间的那段感情是怎么来的?”“不想!”“好吧,终极一班2会给你答案。”“都跟你讲我不想了!”“诶明明这段回忆这么美好……”

终极一班,雷克斯有了新武器,汪大东遇强则强的体质还能打过他吗

大東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刚要追上去,却被身后的雷克斯叫住,大東转过身去,雷克斯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往别的方向走去,大東感觉雷克斯似乎有什么事,什么也没问,便默默地跟了上去。来到一处比较隐蔽的角落,雷克斯才停了下来,转过身去,直面大東,大東也是呆呆地望着雷克斯,沉默着。 “大東,事情我都知道了,现在,就连断肠人都受到牵连了,对么?” “雷克斯,你在说什么啊?”大東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不明白雷克斯所指的是什么。 “别隐瞒了,我都知道了,断肠人现在躺在福利社,昏迷不醒,你知道吗,这都是你们所造成的结果,若不是你们执意与叶炙烈作对,断肠人也不至于这样!” “你什么意思,雷克斯,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大東的语气开始变得有些焦急。 “抱歉,大東,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就听我一句劝,不要去与叶炙烈他们作对,我们是斗不过他们的,别到时候,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啊。”雷克斯眉头紧皱,很是焦虑不安。

“雷克斯,如果你不跟我说清楚的话,很抱歉,我恐怕,做不到,你如果还在为十年前伤害我的事耿耿于怀的话,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早就已经放下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你是我兄弟,我是不会怪你的。” “大東!”雷克斯对这执着的大東有些担心。 “好了,雷克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但是,你记住,不管怎样,我都相信你,你有你的苦衷,我理解,但是请你也不要再劝我,终极一班,我是不会不管的。”说着,便拍了拍雷克斯的肩膀,就要走开,但突然又想到另一个问题,停了下来。

“雷克斯,关于叶炙烈的问题,你可以不跟我说,我理解你,你有你的道理,但是,还有一件事!”大東转过身去看着雷克斯,却没得到任何回答。大東继续问道:“关于你手上的阎裂十字,那天叶炙烈说它是魔君的武器,怎么会在你这,难道你跟魔界有什么关系?”大東揣测着。

“没有!”简短的两个字,雷克斯的态度也很是坚定,大東见状,也不好再问下去。 “行吧,雷克斯,不管怎样,你记住,你永远是我兄弟,我也相信,你,是不会勾结魔界的。”说着,大東便扬长而去。 看着远去的大東,雷克斯摊开了手掌,掌心慢慢地燃起一团小火焰,化成阎裂十字,雷克斯也慢慢地陷入回忆之中……

(雷克斯的回忆)五年前……雷克斯刚刚回国,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而自己也是漫无目的地瞎逛着,不知不觉竟然来到了大東家附近,远远的就能看见大東家,雷克斯注视着,却没有任何举动。 愣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不知道大東现在过得怎么样!”然后又看了一眼大東家,变转身离开,刚走没多远,就看见不远处的上空,涌现出非常强盛的魔气,雷克斯皱着眉头,深思了一会,就赶紧跑向魔气之地。 到了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位帅气的男子正用自己的异能压制着这股魔气,而散发出如此强烈魔气的东西,竟然会是一枚小小的十字架,简直不可思议。 男子也注意到了雷克斯的存在,便赶紧劝道:“快离开这里,小心被这魔气所感染,我快压制不住它了。”男子的语气显得很是吃力,看来快扛不住了。

雷克斯站在一旁,注视着,刚刚的话仿佛一阵风,一吹而散,完全没听进去,只见这陌生男子已经爆发出55000点的战力,也无法压制住这东西,真是让人不明觉厉。

犹豫了一会,雷克斯一个瞬移至男子身后,将自己的异能渡入对方体内,慢慢地,魔气被压制住,最后,终于,魔气散去,只留一枚十字架漂浮于空中。“谢了,要不是你,我恐怕真的就被它反噬了,没想到这东西,如此的强大,看来是我低估它了。”男子长舒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 “这……是什么东西啊?”雷克斯问道。 “它叫阎裂十字,是魔界魔君的武器,我刚刚,是在用异能封住它的魔气,想让其为我所用。”虽然不认识雷克斯,男子觉得,雷克斯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原来是这样,刚才真的很险,这东西,魔气怎么会这么强盛。” “是啊,要不是有你相助,可能我就被魔气吞噬,一命呜呼了,非常感谢,我叫田宏光,你呢。”说着,阿光伸出了以示友好的右手。 雷克斯也伸出了右手,与其礼貌地一握,“我叫雷克斯,刚从国外回来。” 听到雷克斯这名字,阿光眼睛突然发亮,“原来你就是雷克斯啊。” “你……认识我?”雷克斯有些摸不着头脑,在他的印象里,可从未见过这位。

“我常听大东提起你,说他有位非常好的兄弟,也是他的大脑,就是你啊?”

“是吗?原来大东还记得我啊”一听到这里雷克斯心中不禁有些欢喜

阿光突然接到一个电话,雷克斯向他看去,但是却发现阿光似乎是有意在躲闪他,没有告知他什么事情。“雷克斯,我有点事,先走了。” “哦~”雷克斯呆呆地答道。 傍晚,雷克斯在外面闲逛了许久,也终于回到阿光家,一推开门,发现屋内空无一人,往常这个时间,阿光应该早就回来了,雷克斯试图在屋内找了找,确实没有回来,正在想阿光怎么还不回来时,却突然发现,桌子上放着一封信,便赶紧拆开……

【雷克斯,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离开了,不要问我去哪里,总之,事发突然,以后再跟你解释,不管怎样,我都还是想劝你,回到大東那里,毕竟你们曾经是那么好的兄弟,不管你们之间发生了多么不愉快的事情,相信,总会解决的,加油,兄弟我挺你!对了,你不是一直没有称手的武器嘛,信封里的阎裂十字,就送给你了,以备在遇到危险时,用来保护自己,兄弟走了,照顾好自己,家里就麻烦你帮我照看一下咯,还有,记得,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我,更不要说你见过我,至于种种原因,以后再向你解释,保重! 阿光亲笔】

雷克斯拿出信封里的阎裂十字,陷入了无尽的沉思……(回忆结束)看着手中的阎裂十字,雷克斯突然觉得有些无助,此时此刻,他真的好希望,阿光赶紧回来,目前大東他们,根本不知道叶炙烈背后的势力有多可怕,可是自己,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难以言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