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曲筱绡肉版,谁还要看《欢乐颂3》啊

浏览:580   发布时间: 2022年05月24日

重温《欢乐颂》:即便没有曲筱绡,赵医生也不会爱上关雎尔

01

《欢乐颂》中,虽然曲筱绡在某种方面,确实挺遭人反感,但她的性格特点,却是很多人都梦寐以求的,直爽率真,有什么就说什么,就像一颗带刺的玫瑰一样,勇敢追求自己想要的一切。

她的感情,就是靠她自己追求到的。

曲筱绡对于感情,是有自己的一套想法的,她曾经说过这样的话语,如果一对情侣恋爱好多年还没有结婚,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可以看出他们两个人的是不合适的。

事实证明,她这句话也是有一定道理的,赵医生在跟她交往之前,他曾经谈过7年恋爱,但最后还是无疾而终。

之后,再碰到曲筱绡之后,彻底在她面前栽了跟头。

曲筱绡和赵医生,从某种程度上来看,他们两个人的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一个开朗活泼,一个文艺清高,现实版“唐长老与曲妖精”。

但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其实关雎尔也曾经喜欢过赵医生,可是赵医生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这到底是为什么?

02

性格不同

关关内向文静,规规矩矩,在她的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是听妈妈的。

妈妈说什么,关雎尔就听什么。

从小到大,她就是一个乖乖女,很多事情呢,从来没有自己做过主,就连感情的事情,她妈妈也要过问。

这种家庭教育,让关关很不自信。

哪怕她喜欢赵医生,但从来没有跟赵医生表明,只是躲在角落里偷偷爱慕着他。

后来知道赵医生跟曲筱绡交往之后,关关心中虽然伤心,但也只能够把对赵医生的爱彻底埋藏在心底。

可以说这段感情,一直是关雎尔暗恋,赵医生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

但曲筱绡不一样,她是那种一旦喜欢上一个人,就会死缠到底的类型。

曲筱绡与赵医生遇见,也是特别偶然的,一次意外,曲筱绡在医院碰到了赵医生,对他一见钟情。

之后,她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接近赵医生。原本,赵医生对曲筱绡是反感的,也不太搭理她。

但最终在曲筱绡的辛苦追求之下,赵医生竟然爱上了曲筱绡。

虽然在之后相处的过程当中,赵医生也嫌弃曲筱绡没有文化,但在某种程度上他已经离不开曲筱绡了。

在曲筱绡好长一段时间没来找他的时候,赵医生竟然会主动蹲在曲筱绡门前等他回来。

在某种程度上,曲筱绡和赵医生,他们两个人性格互补,这样两个人在一起,比关雎尔更加合适。

03

赵医生与关雎尔不在同一个频道

关雎尔虽然和赵医生有着相同的爱好,都喜欢听音乐,听唱片,但两个人也仅限于精神上的沟通。

根据原著记载,关雎尔长相平凡,对赵医生并没有肉体上的吸引。

在爱情当中,有这样一个真理,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忍不住想要跟他亲亲,抱抱。

可是赵医生在遇到关雎尔的时候,这些感觉都是没有的。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他们只适合做朋友,并不适合做伴侣。

再者,关雎尔对工作认真,较劲,而赵医生的工作是非常乏味无聊的。试想一下,赵医生工作了一天回来,听着关雎尔唠叨她的考评,这样的生活,是很无聊的。

而曲筱绡是热情奔放的,爱一个人,就会大声说出来。

她的随性,大方,洒脱,是赵医生所羡慕向往的。

男人还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面对曲筱绡这样古灵精怪的女孩子,很少有男人会不动心。

在原著中,邱莹莹曾当着赵医生说曲筱绡私生活混乱,那个时候,赵医生并没有当回事,还借这点跟曲筱绡撒娇,所以说赵医生是真的爱她。

两个人思想上都是很开放的,不像应勤与邱莹莹,曾经因一点事情闹过别扭。

两个人在一起,思想一致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一个比较保守,一个比较开放在相处的过程当中,也会处不到一起去。

人与人之间不仅要看天时地利,而且要看各种各样的机遇,你是否能够跟对方在一起,也是各方面因素相互磨合的结果。

关雎尔和赵医生,在一起后的生活是可以想象到的:赵医生哭的时候,关关会在身旁一直默默的陪着他哭。

但曲筱绡不一样,在赵医生伤心难过的时候,她会想方设法让赵医生开心起来。

这就是曲筱绡的魅力,而赵医生,也吃这一套。

当然,曲筱绡和赵医生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也曾经因为一些摩擦而分手过。

但,在失去对方之后才发现,原来彼此在自己的心目当中占据了那么重要的位置,无形当中对方已经成为了自己生命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才是真爱。

所以,爱情也好,婚姻也罢,跟对方在一起的时候能够感觉到开心,才是最最重要的。

今日话题:

你觉得关雎尔为什么会输给曲筱绡?

欢迎留言评论。

《欢乐颂3》备案,五美全换,正午阳光也干起挂羊头卖狗肉的事?

苦等四年,终于等来了《欢乐颂》第三季备案的确切消息,可惜对老剧迷来说,伴随着这个消息而来的是悲伤不是喜悦。

因为新一季的《欢乐颂》,讲的将不是安迪、樊胜美、曲筱绡、邱莹莹、关雎尔五个同住一楼层的姑娘相爱相帮的故事,虽然它依然是都市女性群像戏,可主角身份,包括演员都重新换了一拨。

所以新剧虽然也叫《欢乐颂》,可它已经不是我们熟悉的那个《欢乐颂》了。

如果传闻为真,就代表着出品片方正如阳光在利用《欢乐颂》的金字招牌给自己的新剧搭桥,能力强如正午阳光,难道连个新剧名都想不出,非要干出这等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来拉低大众好感?

并且一旦欢乐颂新五美定型,那也就预示着安迪她们的故事彻底夭折了。

可我们还想看着安迪最终嫁给小包总,真正收获幸福;看着樊胜美彻底醒悟,抛开家庭枷锁过上自由人生;看着曲筱绡抛弃富二代习性,成为他们家族的中流砥柱;看着邱莹莹、关雎尔也能寻找到自我。

难道这些场景再也不可能出现了吗?比留坑不埋更让人心灰意冷的是拿新土填旧坑。

原版欢乐颂五美难以重聚其实不难理解,《欢乐颂》第一季拍摄于2015年,上映于2016年,那时候五美除了刘涛正受正午阳光重用,其余四人全处于事业低迷期。

蒋欣仅有一部高潮作品《甄嬛传》,在此之前是万年配角,在此之后虽演上了女主,可惜一部热播剧都带不起来。

王子文一直不温不火,有点小名气,但一直都入不了当红演员的行列。

杨紫已经有了《战长沙》《大秧歌》撑底,可是这两部剧受众范围都不算广泛,此时刚刚长大的杨紫人气和口碑都还没有建立起来。

乔欣更加是一个少人知晓的小透明。

无论拼名气还是咖位,刘涛都是《欢乐颂》当之无愧的第一主角,待到次年拍第二季时,几位演员的状况也没有特别大的变化。

可是到如今的2021年,四年又过去了,五美的演艺事业虽然都是稳中在上升,但明显杨紫已经弯道超车,成了五人中咖位最高也是最能带动收视率的那一个。

让一个总是演一番女主的当红小花旦,再去群女主戏里演个四番,可能吗?但如果把杨紫的番位上调,让邱莹莹成为《欢乐颂》的核心,无论其它几位主演答不答应,这种改动都失去了原版故事的精髓。

除了杨紫的情况难解决,其余四位演员也都不是任人调遣的小明星,她们的时间该如何协调,戏份该如何重新配比,以及那些传闻中的纠纷与不和,都是很棘手的问题。

国内娱乐圈环境、人事变化得太快,才不过四年,让欢乐颂五美重聚,竟成了一个大难题。

可明显都市女性群像戏还是很受欢迎的,正午阳光不想放弃这块蛋糕,于是选择曲线救国,重新召集一班人马,用新身份套了原来的剧情路子,再拍一组新故事,依旧命名为《欢乐颂》。

看似讨巧的方法,其实做出来并不得人心,对一个影视公司、机构来说,某个项目可以涵盖多个不同分支,只要主题是一致的,都不算上乱来,正午阳光可以说,《欢乐颂》就代表了女性群像戏,不特指某些人或事。

但对于观众来说,某个剧名概念在脑海中只能对应一个系列故事,而这个系列故事又会根据最初印象分别映射到演员/角色身上,哪怕主演之一换个人,记忆都会因为找不到熟悉感,本能的予以排斥,更何况是剧情内容彻底大换血呢!

新剧可以拍,但既然人都换了,故事线也都断了,为何还是非要命名为《欢乐颂》呢,哪怕叫什么《开心颂》《愉快颂》,大方打出姐妹篇的旗号,都会更受欢迎一些吧。

谁还要看《欢乐颂3》啊

文/Jimmy仔

近日《欢乐颂3》开机,宣布包括江疏影和杨采钰在内的新“五美”选角。这勾起了观众对《欢乐颂1》的回忆,好像并不遥远,其实已经时隔5年。

《欢乐颂3》新“五美”选角,从右至左:江疏影、杨采钰、张佳宁、张慧雯、孙千(图片来源:电视剧欢乐颂微博)

当年《欢乐颂》,五美的人物设定涵盖了都市女孩的各种类型,为人们贡献了不少茶余饭后的谈资,也给社交平台贡献了不少涉及职场、情感、家庭领域的热搜话题。在《欢乐颂》大火的次年,原班人马推出了续集《欢乐颂2》,延续了第一季的故事,却乏善可陈,口碑立即下滑,豆瓣评分从第一部的7.4降到了第二部的5.4,评价人数也从23万降到了11万。

近两年都市女性题材剧有了很多新尝试,观众口味也发生了变化,《欢乐颂3》还能翻盘吗?

“欢乐颂”IP是怎么火起来的?

2016年,都市女性题材剧《欢乐颂》开播。故事讲述了位于上海的欢乐颂小区22楼,不同职业、不同性格的五个女性的故事。这是第一个版本的“五美”,分别是海归金领安迪、富二代女孩曲筱绡、家境窘迫的漂亮白领樊胜美、出身于工薪家庭的职场新人邱莹莹、家境良好的乖乖女关雎尔。

《欢乐颂》原版“五美”选角,分别为刘涛、蒋欣、王子文、杨紫、乔欣(图片来源:电视剧欢乐颂微博)

五个不同成长环境走出来的二三十岁女孩,代表五个不同群体。她们充满活力,性格鲜明,观众从她们身上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她们的故事充满戏剧性,又切中现实,并带有批判色彩。

全剧引发最多讨论的角色是蒋欣饰演的樊胜美,她貌美、进取,但是,原生家庭的不断索取,成为她挥之不去的噩梦。由于东亚社会重男轻女思想严重,不少女性在成长中都饱受其害,女性的原生家庭之痛往往也是影视创作经久不衰的素材。

但在这之前,没有哪个剧集像《欢乐颂》这样把樊胜美的原生家庭之痛不断加深放大,引发全网热议,成为现象级。

《欢乐颂》中蒋欣饰演的樊胜美(图片来源:《欢乐颂》剧照)

此后几年从播出的热门剧《都挺好》《安家》,到今年上映的热门电影《我的姐姐》都把原生家庭作为剧情开展的重点,且每次都能掀起热议。从这点上看,《欢乐颂》在某种意义上有引领风气之先。

除了做足共鸣,《欢乐颂》的批判色彩也很重。比如对樊胜美的塑造不全是苦情戏,对她的虚荣心也进行了深刻刻画,她买假名牌包装自己,极力想混进高端人士圈子,一心想通过嫁给有钱人改变命运,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比如王子文饰演的曲筱绡,古灵精怪,家境殷实,又很有生意头脑,可以说很多女孩子想要的她都有。但是她看重物质,在爱情中与注重精神生活的男朋友渐行渐远。

《欢乐颂》中王子文饰演的曲筱绡(图片来源:电视剧截图)

这种批判色彩弥足珍贵,让“五美”中的每一个人都不是脸谱化的,而是有血有肉。观众能跟着“五美”生活中的各种交集和矛盾,对照到现实生活中自身的影子,找到情感的宽慰和出口。而到了《欢乐颂2》,思考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广告植入和尴尬情节,观众也就不买账了。

从女性题材到女性视角,距离有多远?

在《欢乐颂》播出的2016年,正值女性思潮开始从小范围讨论进入大众视野。尽管女性主义和女性题材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但是两者之间的关联是“女性”,这让“女性题材剧”迎来热潮。

早年间,也曾有以数位女性为主角的电视剧,比如《粉红女郎》《好想好想谈恋爱》,但那也是本世纪初的事了,并且主要落脚点还是爱情,离大部分人的生活现实太远,更像是空中楼阁。

《欢乐颂》是近年掀起女性题材剧的先行者,到了2020年前后,女性题材剧开始爆发性地出现,令人目不暇接。其中有以展现不同年龄层生活困境的《二十不惑》《三十而已》,有以社会议题为背景的《摩天大楼》,有以家庭婚姻悬疑为主线的《白色月光》,甚至还有根据香港知名作家亦舒数十年前的小说改编的《我的前半生》和《流金岁月》。亦舒小说呈现的年代久远,从故纸堆里找新意,反映出市场对这一类型的渴求。

在《谈都市题材电视剧中女性形象的建构策略》一文中,作者刘晴认为:“2010年之后,女性题材都市剧逐渐迈入了女性的‘身份认同’阶段,部分角色形象开始被设置于社会发展、文化冲突的时代大背景下,力图摆脱‘他是主体(the Subject),是绝对(the Absolute),而她则是他(the Other)’(波伏瓦《第二性》)的男性中心主义叙事,注重‘她’看世界的创作视角。”这里以2010年划分还有待商榷,但是这种转变的确在发生,只是以很缓慢的方式。

事实上,在女性“看世界的创作视角”这一点上,国产女性题材剧还远远没有做足够,以女性为主角,不代表是女性的视角。

对于现阶段影视剧中的女性角色,学者马北方对中国新闻周刊分享她的观察:“真正的女性视角电视剧,并不需要把一个活在困境中的女性塑造成具有美感的、有担当的、圣母式的人物,而更可能是会把女性悲剧的一面撕开来给大家看。它的呈现很可能是令人痛苦和不适的。女性的苦难并不需要被他人‘审美’,更多的是要将摄影机当作女性自己的眼睛去‘看’。”

“举例来说,电视剧《白色月光》是为数不多的女性视角,一个职场成功的女设计师看似家庭幸福,却发现老公有可能已经出轨。她搜集证据的过程,将一个濒临精神崩溃的女人展现得淋漓尽致。剧中没有一个人去评价、判定女主角的精神是否有问题,没有一句台词直白地表达她过度紧张的神经,然而观众已经完全体会到了女主角游走在崩溃边缘的压抑与紧张。电视剧没有用某个心理医生或者同事对于女主角精神世界的描述,而是直接用镜头呈现了女主角观察世界的视角。这时不是环境在看这个女人,而是这个女人在看周遭的环境。”

这样的女性角色设定,在我国的女性题材剧中,非常少见。反观女主开挂的剧情,总是在上演。

根据亦舒原著改编的《我的前半生》,女主角罗子君被丈夫抛弃后,渐渐成为一名独立女性。但是,在走向独立的路上,却总是离不开闺蜜唐晶甚至唐晶男友贺涵的一路帮扶,后来还上演了一场“爱上闺蜜男朋友与闺蜜闹掰却出于闺蜜情放弃爱”的剧情。《流金岁月》中两位女主角在全剧中一直是好闺蜜,一个是出身普通家庭的美貌女孩朱锁锁,另一个是家底丰厚的千金小姐蒋南孙。改编之后的剧情,仍然难以避免女主角开挂的套路:朱锁锁凭借漂亮的外形,一路进入了心仪公司,部门领导重用她,富二代客户爱上她,公司老总因为她有和自己已去世的女儿相似之处,也一路保驾护航。

《我的前半生》和《流金岁月》分别是亦舒在1982年和1987年创作的小说,时隔30年,无论是时代的背景,还是女性在社会中的位置,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电视剧仍然在以30年前的小说为底本,虽然进行了大量改编,仍然显出当下创作力的不足,女性角色不够多元化。

另外对现实生活缺乏真正的审视,也是女性题材剧存在的问题。比如,即使《欢乐颂》大受欢迎,仍有评价认为,安迪这一角色的塑造,并不符合现实中这类人物的特点,属于一个对于精英阶层生活缺乏了解的创作者的想象。

对此,学者马北方认为不能完全怪创作者。“现在大部分女性题材剧中的女性处于觉醒与半觉醒之间,如果拍一个完全脱离传统女性审美的作品,很可能不会有人看。真正具有先锋性的女性视角即使是很具有探讨价值,也要根据观众的审美层次一步一步地往前推进。”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今年五一档上映的电影《寻汉计》就是一部女主角既不光鲜亮丽,也没有一路开挂的作品。电影中,任素汐饰演的女职员王招在离婚后仍然跟前夫保持联系,意外怀孕后,前夫仍然不负责任,她为了给孩子上户口,开始了一场找男人的过程。最后,一个善良的北京男孩喜欢并接受了她。观众对这样的具有先锋色彩的角色并不买账,甚至会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感受。

《寻汉计》导演唐大年在接受《人物》采访时提到:“大家会说素汐演的这个角色太窝囊了,没有独立意识,或者上来就说这电影三观不正。如果一个女孩,她受到各种挤压,她也没那个运气懂得男权女权那些大道理,她不够勇敢,她窝窝囊囊,那这样的人就不配被看到,不配被讨论吗?”

观众的答案是“不”。《寻汉计》综合票房只有400多万;豆瓣电影近2.2万人评价为6.2分,刚过及格线。

北京电影学院副教授、编剧张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互联网时代,一部电视剧也是一个产品。大数据会根据已有的信息进行测算,总结大部分用户喜欢什么类型的电视剧。比如,如果流量明星、甜宠的元素会能吸引大部分年轻观众,这类风格的电视剧就会渐渐模式化,同质化,成为一种类型。”

与国产剧相比,一些美剧中呈现的女性视角,线索更清晰,对女性觉醒和独立的呈现更彻底,也更好看。比如《大小谎言》讲述了几个中产家庭女性觉醒的故事,其中一位是长期遭受丈夫暴力的律师塞莱斯特。在与心理医生的沟通中,她一步一步从模糊到觉醒,最后选择了果断和决绝。

在《“他者”与“解构”——女性主义电影理论的关键词解读》一文中,作者章旭清曾分析:“西方女性主义电影对‘男性他者’文化的解构是不留情面的对立,是以一方使另一方屈服甚至毁灭另一方这样一种极端的方式进行的。与西方相比,东方式的‘解构’则是在女性对男性权威的挑战、颠覆并努力走向两性的和谐共处的过程中完成的。”

《欢乐颂3》还能推陈出新吗?

从《欢乐颂1》播出到现在,已经过去5年时间。都市女性题材剧领域,能被开发的都已经被开发了。尤其是今年,不仅是电视剧,电影和综艺领域也大量聚焦于女性题材,电影《我的姐姐》成为爆款,综艺也出现了《乘风破浪的姐姐》《姐妹们的茶话会》等一系列女性为主角的秀,大部分只是流于表层地借鉴“女性”的热点,并无实质内容。

一位资深编剧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女性题材景观大量出现和讨论是一件好事,但是有些存在概念先行的问题。编剧和创作者应该回到创作本身。如果仅因为一个题材热了就去做,很难做到出彩。如果没有新的想法,追热度的时候,热度已经过去了。”

《欢乐颂》系列的制片方“正午阳光”以口碑剧著称,虽然已经制作出品了《北平无战事》《琅琊榜》《都挺好》《山海情》等诸多优质电视剧,但有之前《欢乐颂2》的口碑下滑,《欢乐颂3》要想抓住观众的心,挖掘新话题,比5年前需要突破的多了很多。从目前的角色设定来看,与前两部有所重复的可能性很大,或许还是很难再掀起之前《欢乐颂1》的盛况了。

尽管“欢乐颂”这一IP的续写依然有难度,退一步想,在市场还充斥着大量无脑玛丽苏、甜宠剧、开挂剧的情况下,即使《欢乐颂3》会有诸多障碍,同行衬托或许还是会给这部续集提供空间。